乐于分享网示警:如遇到文章内跳转至别的网站或产生需要交钱,交易等行为,均为诈骗行为,请谨慎对待。对于网上兼职、刷单、刷信誉的就是诈骗!请勿相信。需要提供身份证明、短信验证和短信链接点击都是诈骗! 请不要提供。谨防上当受骗,下载国家反诈APP。

生产|创业的前沿

作者|傅

编辑|冯玉

这两年诞生了可以和朋友组队休息的电竞酒店恒空。这个领域不仅诞生了一批企业家,也吸引了大公司和资本的关注。

今年年初,JD.COM开始布局电竞酒店;6月,由香格里拉集团、腾讯游戏、腾讯电竞联合定制的游戏电竞主题室正式发布;随后,同程艺龙与爱电竞酒店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据统计,2017年开始出现电竞酒店,并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目前在河南、陕西、湖北等地发展迅速,全国数量已过万。

电竞酒店生意好吗?

《创业前线》试图从与创业者的交流中得到答案。他们有传统酒店从业者,短时间内开了三家电竞酒店;也有创业者获得资本支持,两年内签约80多个电竞酒店品牌;还有一个专门帮助电竞酒店运营的服务品牌,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服务了50多家电竞酒店。

在这些创业故事的背后,我们发现在如今的电竞酒店行业,资本已经进入市场,硝烟初现,一场硬仗即将打响。

1.企业家蜂拥而至。

相对于传统网吧每人只占一平米,和很多陌生人共用一个空房间,最近,可以和朋友一起“黑”和休息睡觉的电竞酒店火了。

电子竞技起源于日本,在中国是新生事物。

一般房型有两室、三室、四室、五室、六室。房间配有专业的电竞设备、电竞椅、干净整洁的住宿环境、24小时热水淋浴等硬件,提供小吃、饮料、早餐、午餐、晚餐等服务。

为了增加电竞的属性,一些电竞酒店还会设置专门的比赛区和主机游戏区,为想要对战的队伍和主机游戏爱好者提供场地,让玩家可以召集三五好友组队“开黑”。

(图/微笑电竞酒店房间内景)

第一次听说这种商业模式的时候,大部分人会觉得这是伪需求,甚至有人觉得“放个电脑给酒店加顶电竞的帽子有点离谱。”

但这种约上三五好友找电竞酒店“黑掉”的方式,确实成为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自娱自乐的新方式。

00后大学生刘亮(化名)告诉《创业前线》,平时会邀请宿舍或者同学去电竞酒店开黑。因为电竞酒店的房间很漂亮,电脑配置很优秀,游戏不卡顿,画面感觉很棒。“疫情期间人也多,不早点订也订不到房。”

消费者踊跃买单。从去年开始,电竞酒店似乎成了热点,很多创业者蜂拥而至。

据了解,爱电竞酒店签约门店80余家,开业门店35家,覆盖郑州、北京、广州、温州、潍坊、太原、乌鲁木齐等全国27个城市,会员30万。

电竞酒店创始人袁洋透露,截至2021年7月,其已开门店中,80%的门店入住率超过85%,全国平均单间收入在280元以上,郑州在380元以上。

(图/爱电竞酒店房间内景)

兰舟的企业家刘欢也是电竞酒店行业的一员。2018年,刘欢爱人的弟弟在老家河南郑州第一次发现了电竞酒店模式。“他住过这样的电竞酒店后,回来跟我说了这个模式。那时候兰州还没有这样的酒店。”

刘欢家族从事酒店业务,他有多年的酒店管理经验。他很快意识到这种酒店模式的市场机会。2019年1月,刘欢和他的朋友投资兴建了兰州第一家电竞酒店。

“当时投资了135万,选了场地,买了设备,找了装修公司。前前后后只准备了三个月。”刘欢说,随着他的第一家电子竞技酒店的开业,一批企业家开始在兰州出现。

刘欢在今年年初做了一项调查,当时兰州已经有90多家电竞酒店。“我猜现在会有更多。”

他本人经营电竞酒店不到一年,马不停蹄地开了第二家“兰州微笑电竞酒店”。之后,刘欢与一家酒店合作,开设了第三家电竞酒店。“现在入住率可以达到110%-120%。”

梦工厂总顾问陈建英也明显感觉到,目前电竞酒店市场发展良好,大量新公司不断进入这个行业。

“每天都有十几个客户咨询。”他告诉《创业最前线》,因为市场需求,电竞梦工厂的电竞酒店业务去年正式运营。“到目前为止,已经服务了50多家电竞酒店。”

网咖在线旗下的梦工厂成立于2013年。主要围绕打造电竞场馆的商业模式,包括设计电竞馆、网吧、电竞娱乐综合体、电竞酒店、手游馆等一系列专业电竞场景。建成电竞场馆门店1000多家。

市面上的电竞酒店越来越多。同程最新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酒店存量有望达到家。

这个行业的兴奋还不止于此。

陈建英说,在当今的行业中,仍然有许多顶尖人物。比如连锁网吧品牌网鱼网吧,已经开始做电竞酒店模式。腾讯与香格里拉集团定制了电竞主题酒店,同程艺龙与Ai电竞酒店合作,JD.COM也开始布局电竞酒店。“以后可能会更热闹。”

刘欢还透露,虽然他创立的微笑电竞酒店品牌并不知名,但已经有投资人找到了他,希望通过投资他将品牌推广到全国。

显然,电竞酒店行业已经被资本盯上了。

2.“无心”电竞酒店

其实电竞酒店并不是一个创造性的突破。由于其酒店属性,这种模式也面临着“线下重资产”可能存在的共性问题,比如运营管理问题。

“建一个电竞酒店平均要120万,有的甚至更多。”陈建英向创业前线提供了一份客户在某二线城市的投资预算,其中详细记录了运营一家30间客房的电竞酒店的前期投资成本高达210.4万。

(图/仅IT设备投入就高达60万)

在计算上述客户的投资回报时,详细记录了酒店年总收入可达325万,但年耗材支出和运营支出分别高达57万和147万。

据他们计算,一家酒店年利润可达120万。也就是说,这家酒店的回报周期长达两年。

(图/投资210.4万的酒店,两年后也要还原价)

“这是一个理想的想法。”事实上,刘欢曾经计算过,他创办的微笑电竞酒店的回报周期是一年零三个月,但从成立到现在已经运营了一年半。“公司刚刚恢复原样。”

他甚至直言,我们预测的是理想状态。因为我们只能根据酒店的场地、投资等已知条件来计算一个电竞酒店的回报周期,但在实际运营中,每个运营商的运营情况可能是不一样的。“即使是酒店也有‘3年优秀、5年理想、7年可能’的回报周期。有些电竞酒店如果缺乏运营经验,可能需要10年才能回到这个周期。”

在刘欢看来,电竞酒店在投资方面和传统酒店差不多。

虽然电竞酒店的CPU、显卡、内存、显示器、键盘、鼠标、网络环境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酒店还得额外采购不便宜的外围设备。但当电竞酒店的建筑面积与传统酒店相同时,电竞酒店的单间面积要求更高。“我一个电竞酒店只需要投资11个房间,但可能有30个商务酒店。这些材料和电脑设备的价格都差不多。”

相比较而言,电竞酒店的运营成本更高。

刘欢透露,电竞酒店的运营成本几乎占到营收的30%,其中运营成本主要是人工。

“我的前台要求和传统酒店不一样。我需要年轻,形象好一点,懂点电竞。还会有人24小时帮助客人解决任何关于游戏外设和系统的问题。另外,如今的人工成本每年都在上涨,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他表示,与传统酒店不同,电竞酒店只需要在开业或特定节假日做一些营销。电竞酒店需要在新媒体上不断刺激消费者。“不然你房间数量有限,很容易陷入复购率。不过都是老客户光顾的‘陷阱’,过度依赖老客户并不是特别好的事情。”

既然电竞酒店在模式和收入上与传统酒店相似,为什么酒店能“搭上”电竞成为风口?说起来,电竞酒店的火爆更像是疫情的产物。

“电竞酒店的普及并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刘欢承认,电竞酒店的流行并不是市场自由发展的结果。

他解释说,这个行业之所以发展得好,是因为疫情期间,网吧、网吧、电影院、KTV、酒吧等娱乐场所纷纷关门。电竞酒店的客户都是熟人,在封闭的房间里相对更安全。

(图/微笑电竞酒店房间内景)

同时,很多酒店行业向电竞酒店转型也是因为疫情对酒店行业的影响。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疫情对商务旅行和旅游市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酒店如果想活下去,不如做一些对疫情影响不大的行业,比如电竞酒店。”

刘欢进一步解释说,需要入住酒店的人,比如商务人士,往往会选择入住电竞酒店。因为选择住电竞酒店,不仅可以不用携带办公电脑轻松出行,还可以解决消费者的一些娱乐需求。本地客户和年轻人也是电竞酒店的主要人群,可以聚集大量的周边消费者。

他举例说,他的一个朋友去年11月开始创业做创意民宿,一共12个房间,其中两个被建成电竞房,另外10个被装修成高端民宿。然而,由于疫情,B&B工业很困难。他只坚持了不到两个月,就把剩下的10个房间中的8个改造成了电竞房。

“更重要的是,现在网吧管理越来越严格,网吧不允许吸烟,而电竞酒店一般没有这种影响。”刘欢很无奈。疫情之前,如果有人说游戏市场在推动电竞酒店的发展,他还是信的。但他管理了三家电竞酒店后,觉得这些因素才是电竞酒店火爆的根本原因。

疫情之下,传统酒店的艰难转型也给电竞酒店带来了新的商机。

3.硝烟弥漫的电竞场

事实上,随着创业者的涌入,市场的硝烟也在逐渐蔓延。

“据我所知,兰州市安宁区大小高校集中的地方已经有很多电竞酒店了。”刘欢承认,由于拥挤的电子竞技酒店,这些地方出现了价格战。因此,没有经验的企业家很容易亏损。

他透露,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良莠不齐。这部分倒闭的经营者往往是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因为喜欢电竞,就找家里要点钱,或者一些朋友凑点钱开店。有些人以为在店里放两台电脑,几个上下铺就能赚钱,却贸然进入这个行业。

事实上,很多人在没有科学计算或者没有酒店经验的情况下,开店一年后往往无法维持酒店的正常运营。

就连他自己也在今年上半年关闭了自己的第一家电竞酒店。

“说实话,2019年我和朋友开的第一家电竞酒店,一直没还。”刘欢很无奈。一方面,他当时没有电竞酒店的经验。另一方面,当时为了分担风险,他选择了和别人一起创业,但是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矛盾,然后设备需要维护更换,所以就把公司关了。

陈建英也明显感觉到,由于进入门槛低、无技术壁垒、可复制性强,国内电竞酒店的商业模式正在趋同。而且这个行业某些部分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

“比如在郑州,一个城市已经有400多家电竞酒店,行业同质化严重,部分地区已经出现经营亏损。”他认为,目前已经开业的电竞酒店绝大多数都是初级1.0模式的形式,即在经济实惠的商务酒店基础上,进行简单改造,增加电脑和上下铺,部分区域市场已经出现价格竞争,市场已经处于饱和状态。

“其实郑州有一两百家电竞酒店是合理的。”在陈建英看来,参考网吧的运营模式,一个网吧周围有一万个潜在消费者,可以支撑起一个酒店。按人口计算,郑州常住人口1260万。如果年轻人口比例为10%,只有126万人。在这些人当中,电竞酒店的用户数量其实是有限的。

刘欢更担心的是,端游市场正在逐年萎缩。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客户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59.2亿元,同比下降9.1%。2021年上半年,国内市场客户端游戏实际销售收入为298.89亿元,虽然同比增长6.2%。但相比中国手游在国内市场1147.72亿元的实际销售收入,下滑已经非常明显。

以刘欢周边的00后为例。在电竞酒店招聘过程中,他发现现在很多00后都玩手游,对英雄联盟、魔兽世界等端游的了解非常有限。”他们有时甚至不能熟练使用普通的办公软件。”

由此,行业很可能进入“狼多肉少”的局面,资本的进入必然导致小型电竞酒店被头部品牌“干掉”。

(图/微笑电竞酒店房间内景)

在腾讯、JD.COM和同程艺龙加入电竞酒店后,刘欢表示,这个行业肯定会繁荣一段时间。但他也认为,资本进入市场后,行业将面临新一轮的竞争。

刘欢告诉《创业前线》,他不同意之前投资人抛给他的橄榄枝。“我没那么乐观。该行业已经有来自腾讯、JD.COM、同程艺龙等大公司的资本。,大资本会蚕食很大一部分市场。”

的确,比如袁洋也向《创业前线》透露,其与同程合作后,同程将在电竞酒店的技术研发、产品运营、消费体验等方面注入资源,电竞酒店将在部分城市逐步布局,带动城市电竞酒店的整体发展。

当然,行业的发展离不开竞争,一些从业者“熄火”。不可否认,电竞酒店是个好生意。

“我觉得电竞酒店是一个比较好的行业,至少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行业。”刘欢认为,电竞酒店不仅在收入上过得去,而且有一定的门槛。“如果不是经营酒店、网吧模式的经验,回报周期可能会无限延长。”

而且它的衍生方向也很多。比如前台和水吧提供的餐饮服务,休闲区提供的其他娱乐休闲项目,展区提供的电竞装备优惠购买等。,甚至可以延伸出直播间、竞技间、陪玩等多种内容模式。

(图/爱电竞酒店前台)

(电子竞技酒店房间内的照片/小吃区)

(图/爱电竞酒店竞技区)

正如刘欢所说,任何一个赛道的火爆都可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他认为,电竞酒店也能给产业链上下游带来新的机遇。“上游可以作为硬件设施设备,帮助别人加入,做培训。下游可以在卖设备等方面做一些跨行业合作。”

袁洋也表示,电竞酒店不仅仅是酒店和电竞的融合,更多的是满足Z时代消费者的社交、沉浸式体验、成就感等需求。

归根结底,电竞酒店不是一个创新的东西,而是“电竞+酒店”的结合。

正如袁洋所说,电竞酒店首先是酒店,酒店是以服务、质量、卫生为基础的。它需要电竞独有的基因和元素,能够在保持基础服务的同时为顾客提供更多的差异化,让每一个来到电竞酒店的人都能感受到电竞的乐趣。这才是电竞酒店的发展之路。

*文中标题图片来自:微笑电竞供图。

002701奥瑞金股票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00后无资金如何创业加盟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