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于分享网示警:如遇到文章内跳转至别的网站或产生需要交钱,交易等行为,均为诈骗行为,请谨慎对待。对于网上兼职、刷单、刷信誉的就是诈骗!请勿相信。需要提供身份证明、短信验证和短信链接点击都是诈骗! 请不要提供。谨防上当受骗,下载国家反诈APP。

记者|乔·

互联网健身公司正在改变这个离不开线下的行业。

2020年12月10日,北京,互联网健身品牌“乐可体育”宣布全面开放其自主研发的数字智能赋能平台,希望推动中国健身行业的数字化进程。

乐刻运动创立于2015年。根据公司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国有500多家乐刻字店。

创始人兼CEO韩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乐可的本质不是零售连锁,而是工业互联网平台。

韩伟认为,选择开放数字智能赋能平台,帮助朋友们转变模式,不会削弱乐可的竞争力。“如果开源能为行业做出改变,未来空其实会更大,会延伸出更多的东西。”

根据乐可的介绍,其自身的赋能逻辑更接近产业转型。一方面提供技术工具,实现网上业务和人货场数字化;另一方面改变传统的俱乐部经营模式,把年卡改成月卡,做教练平台。

Music Campaign联合创始人兼联合CEO夏冬表示,赋能逻辑最关键的一点是在供应链和运营上提供支持。“他没有足够的教练。我们必须给他提供教练。他的操作能力不够。我们会派我们的业务顾问进驻当地,提高他的运营能力。”

对于乐可的商业模式,外界经常会问:这样的健身房怎么赚钱?

夏冬这样解释。做月供,做数字化运营,做效率提升,做线上,其实就是以后用户赚的钱。这是乐可核心的底层逻辑。

要赚用户的钱,门槛足够低。比如用户认可性价比,他/她可能坚持不到三月,五月甚至一年都会回来,但是第二年三月就会回来,用户就是活水。

夏介绍,做私教平台,给私教很高的分成,让私教带动客户的平台服务体系。同时增加了团练的权重,对产品本身进行了改造。

不卖,不卖卡,按次付费。最早是由互联网健身平台发起的,现在几乎成了捆绑在他们身上的标签。因此,他们被视为传统健身行业的“压轴戏”。

另一个互联网健身品牌超级猩猩,从建立24小时无人自助健身小屋开始,到今天,超级猩猩已经基本形成了以团体课为主,私教为辅的课程模式。

这家成立时间比乐可稍早的互联网健身公司,也提出了改变整个行业生态的目标,打出了“按次付费,不办年卡,专业教练,不做促销”的口号。

事实上,超级猩猩发现,虽然是按次付费,但用户在平台上的年消费总额其实并不低。

与乐雕相比,两者在教练体系的模式上有所不同——乐雕以输出和供应教练为目标,而超级猩猩则强调教练的内在培养、创造和保留。

对于严重依赖现金流的传统健身房来说,迈出“分手”的第一步并不容易。

今年12月初,国内知名健身连锁品牌威尔斯健身宣布将实行“月付”,即自动转账的会员付费模式。

某种程度上,这似乎意味着曾经的市场老大传统连锁健身房终于向互联网健身“低头”了。

今年年初,家庭运动人气飙升,威尔斯也尝试开放直播和在线分享。但该公司品牌经理当时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线上部分更多的是对Wils的营销服务,而不是未来的收费方式。

然而,虽然商业模式有不小的差异,但互联网健身和传统健身并没有脱离线下场景。在这一点上,他们之间有着高度的共识。

未来,随着新的行业规范出台,健身行业将面临又一次洗牌。

今年11月,上海市体育局公布了《上海市体育健身行业会员服务合同示范文本草案(征求意见稿)》,其中设置了“七天冷静期退款”条款,规定消费者可以在签约后7天内单方解除合同并获得全额退款,无需开卡使用会员服务。

同时,在“违约责任”中明确提出,因经营者违约,存在擅自变更会员服务内容、终止业务、搬迁或暂停业务、不履行补偿方案等四种情形。消费者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并获得相应的退款。

这样,逐步淘汰健身房的“预付款制”模式,很可能成为未来行业的大势所趋。

但乐可、超级猩猩等平台的店铺布局仍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所以这种新兴的健身付费模式对二线及以下城市的辐射力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种赋能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是一个行业赋能平台。基于一个行业各个链条的赋能改造,不会是消费互联网的发展速度,而是一项长期的事业。”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健身产业(健身产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