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于分享网示警:如遇到文章内跳转至别的网站或产生需要交钱,交易等行为,均为诈骗行为,请谨慎对待。对于网上兼职、刷单、刷信誉的就是诈骗!请勿相信。需要提供身份证明、短信验证和短信链接点击都是诈骗! 请不要提供。谨防上当受骗,下载国家反诈APP。

在元宇宙连锁游的圈子里,经常有人说,一辆自行车打完架就变成了摩托车。阿诚以50万美元进入,很快涨到300万美元。他在和一个朋友聊天,朋友发给他一个表情包。两个卡通人物,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女孩问,你在做什么?答:男生,超宇宙连锁游。然后女孩跪在地上,想马上嫁给男孩,就像游里的财富增长,一个元宇宙的链条,毫无逻辑,无法理解。

文|许文杰

编辑|赵磊

运营|每月

袁宇宙,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个词能如此具有煽动性和感染力,让天才兴奋,让疯子抓狂了。预示着未来充满机遇和想象。热潮之下,创业者跑进市场,投资人彻夜不眠,大厂商抢着注册商标,普通人开始制造梗,狂欢。没有人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新出路。

狂热之下,从巨头公司到普通人,每个人都在参与这个盲人摸象的游戏。超宇宙也变成了魔镜。镜子里有很多聪明的人,也有很多愚蠢的坏的——至少现在,元宇宙还是一个遥远的概念。那些因为超宇宙而狂热的人,终将在潮水退去时面临尴尬。

热情和狂欢

电话那头的男声很激动,甚至激昂。他似乎把这个电话当成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帮助他宣传自己的“关于超宇宙的一万个商机”。

他一一细数,“我们可以做虚拟偶像,可以举办虚拟演唱会,也可以用虚拟主播带货直播,还有虚拟宠物,虚拟房产,虚拟办公室……”总结一下,我们在所有传统行业前面加上了“虚拟”二字。知道这个做法比较简单,他也郑重的强调,做这个内容的人很多,但是在数量上远远不如他。“要整理几万篇文章,我肯定是第一个”。

该男子姓叶,自称是某咨询公司创始人,入行15年。他的公司主要做电商,以前做to B业务,卖八九千元的研究报告给企业。当被问到以前的工作时,他不愿意承认很难,也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只是在元宇宙这个概念突然火起来的时候,他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抓住元宇宙的风口,踏入短视频这个新赛道去创业。

他认为大部分人不了解元宇宙,“其实是在云里雾里”,所以他应该简化术语,“用白话告诉他们”。他做了一个一分钟的商机短视频,发布在小红书、Tik Tok、百家号、Aauto Quicker、哔哩哔哩。在他的计划里,账号是启动的,有了流量,他就为知识付费。毕竟“一个商机只是一个机会,大众并不知道如何真正赚钱。”他想继续用“白话”讲具体做法,和用户“共赢”:一个商机只卖一块钱,用户赚了,自己也赚了。

该公司迅速转型,Tik Tok的第一个视频于11月20日发布,仅一周就积累了1万名粉丝。只有一个视频不小心出现了阿里云的logo,被官方封禁三天。叶先生觉得在袁宇创业有风险。小红书平台也不逊色。十天积累了5000粉丝,被赞收藏6000多次。然而,其他平台的反应平平。他分析说,这是因为小红书和Tik Tok的商业氛围更浓。

叶先生深信,在超宇宙中有巨大的机会,可以带领人们走向更好的未来,或者至少给他带来金钱。

举个例子,他的电话会响个不停,而且都是和超宇宙有关的公司。一家从事虚拟偶像业务的公司晚上十一点联系他——“你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吗?因为进不去,所以一直在排队。”一位“微软技术人员”从他的视频中受到启发,想在未来合作一些技术服务。还有“华盛顿大学供应链研究终身教授”讨论合作事宜。

当每日人物三次问他“科研供应链与元宇宙的关系是什么”时,叶老师给出了三种不同的答案。他第一次信誓旦旦地说,“一切都可以通用。一定和这件事有关。现在,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不就是供应链吗?”第二次改口“Metauniverse现在主要在设备端,可能属于关系不是特别大的”。第三次,他的语气有点空洞。“教授会整合大学里的一些资源……比如很多经济学、金融学的教授。”供应链变成了联系链。

他也不在乎自己不能把供应链和元宇宙的关系说清楚,直接转移话题,说做这些商机相当于一个切口,会让他逐渐深入行业。“短短几天,我接触了行业内各种各样的人,什么样的人都能接触到”。但经过一番描述,“各种人”原本只包括以上两人,根本没有那么多排队打电话的人。

事实上,让叶先生崇拜的“超宇宙”是一个舶来品。今年3月,海外游戏公司Roblox在招股书中宣称“我们不是游戏公司,我们是一家超宇宙公司”。当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其首日市值超过380亿美元。10月底,脸书更名为Meta,宣布未来五年“all in”元宇宙。中国关于元宇宙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现在水直接开了。

狂热分子越来越多。在小红书里搜索“超宇宙”,有两万多条相关注释。一位互联网大公司的员工在看了一篇元宇宙的研究报告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转身在小红书里普及什么是“超宇宙营销”,一个笔记就收到200多个赞。

用日常人物讲超宇宙,她好像是个专家,讲了四十分钟,让人很难插话。她说报告来自MMA,但说不出MMA是什么。她终于停下来了。三分钟后,每日一人通过搜索告诉她,MMA是一个全球性的非营利组织,移动营销协会。她说了两次“哦”,匆忙结束了谈话。

在多个平台上,“虚拟网红”们纷纷创业。他们有着相似的面孔,就像在同一条装配线上生产的一样。区别只是在发色和名字上——吉娜和露娜的头发是灰色的,伊马是粉色的,伊蔻是蓝紫色的,饱和度比对方高。在超宇宙的新世界里,他们还在做着网络名人的日常:逛街,美食,下午茶,发标准姿势的照片。

可能我觉得现实世界太无聊了。为了更快的到达超宇宙,更离奇的事情接连发生。

11月中旬,张家界袁宇宙研究中心成立,并在火车站举行了揭牌仪式。两个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孩手里拿着红色绸缎,站在新门牌“元宇宙”的两边。一群人举起手机对着他们拍短视频。这一刻,传统与现代,线上与线下,过去与未来,通过元宇宙联系在一起。追问之下,景区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研究超宇宙是认真的,目的是为游客探索更好的旅游体验”。

▲全国首个景区超宇宙研究中心落户张家界。图/视觉中国

紧随张家界的步伐,大唐不夜城的公司宣布筹备“大唐开元,全球首个以唐代历史文化背景为背景的元景观项目”。不倒翁姑娘之后,它终于找到了第二个流量密码。

最近几个月,商标局忙得不可开交。那些互联网、汽车、服装企业已经申请了阿里元宇宙、淘宝元宇宙、钉钉元宇宙、蓝海家园元宇宙、蔚来元宇宙。宇宙相关商标申请了2000多次,留给后来者的话不多,只能是独一无二。一家河南公司申请了“原生宇宙”的商标,靠的是谐音连接宇宙。

因为这一切的荒谬,“元宇宙”这个词带有一丝嘲讽和讽刺的意味。人们拒绝认真讨论,直接用它来解构,制造梗。一位对元宇宙深感困惑的广告人表示,在观看《西游记》余波时,他被“感动”了。剧中如来说“世间万物皆空空”,一个弹幕缓缓飘过:“这是元宇宙。”

炒作和赚钱

有些人相信的是元宇宙,不是缥缈的未来,而是可以用手把握的现在。

叶先生为他的知识付出代价,为时已晚。在他转型之前,已经有人赚到了第一桶金。在罗振宇的Get APP上,一门名为《超宇宙6讲》的网络课程售价29.9元,总时长1小时。自10月下旬推出以来,已有超过4万人购买了它。

在南方某大学就读的大三女生肖睿买了一个班。她的专业是英语,和超宇宙关系不大,但她觉得两者并不冲突。理解超宇宙是为未来铺路。她举例说,“马云在创办阿里巴巴之前,并没有专攻计算机科学。”然而,这短短一个小时的课,她没有上完,也没有听懂。她和马云的共同点是都是英语专业。

鹅通另一个平台的直播课《超宇宙第一课》也很受欢迎。主讲人叫易欢欢,他有很多头衔,比如“全球第一套超宇宙系列的作者”、“几个千亿公司的顾问和战略投资人”。课程介绍简单却很吸引人:在元宇宙时代胜出的人,将享受数十倍甚至数千倍的财富增长。他们会和谁在一起?怎么赌?答案就在超宇宙第一课。

该课程原价1888元,促销价688元。一张流出后台截图显示,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收入150多万元。

李悝·jy赚了钱,李鬼迅速崭露头角。山西某跨境物流公司老板王伟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微信群,群名是“超宇宙第一课第15组”。这个“第一课”不是易欢欢的“第一课”。最大的区别就是不收费。课程主办方是一个名为元宇宙产业联盟的微信官方账号,自称是国内首家元宇宙协会,隶属于北京起点未来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

从事区块链的人还是那么热衷于嗅觉。

然而,元宇宙的信徒们似乎并不关心谁是“第一课”或谁是演讲者。那个群聊极其和谐,好友来自五湖四海,成分复杂。有的人外号叫“元宇宙传道士”、“元宇宙工委秘书长”,有的人叫“元宇宙之子”。他们来自人工智能领域,电商直播赛道,还有传统银行、保险行业的人。还有一个POS机卖家,疯狂入群,很快被踢出群聊。

有些人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发出行业研究报告或专家讲座。大学毕业的王微听了其中一些,想了想,终于把超宇宙等同于游戏。他觉得跨境物流很难做,Metauniverse(游戏)是退路。

一个互联网行业从业者误进了一个语音聊天室。房间里有将近一百名听众。两个小时,几位业界精英一直在讨论元宇宙,嘴里不停蹦出“计算能力”、“区块链”、“Saas”等一系列专业词汇,让人昏昏欲睡。分享结束,窗口没关,运营人员引导大家扫码加群。有些措手不及,写着“体验课19.9”的海报成了他入群后收到的第一条信息,让他从瞌睡中猛然惊醒。

知识付费可以快速变现,但在某金融机构交易员阿成眼里,kol赚的是小钱,他们有更大的机会在元宇宙链条中游走。

阿成是95后,才23岁。在过去的一年里,他通过投资比特币赚足了“一个小目标”,换来了豪车、别墅和炫目的生活。他视中本聪(比特币的创始人)为偶像,视比特币为百年一遇的投资机会。但是今年比特币行情不好,账面上的资金下降了几千万。无奈之下,超宇宙出现了。

从今年八九月份开始,“超宇宙连锁游”异军突起。他们的核心本质是依靠区块链技术,把类似比特币挖矿的过程做成游戏。在一款名为Axie Infinity的游戏中,你可以看到一条头上长着鹿角的鱼,一只背上插着刀的羊,还有一只浑身是泡泡的独角兽。收集和饲养这些幻想生物是玩家的主要任务,可以通过宠物打架赚取游戏代币。玩的人越多,代币的价值越高,对代币价值的信念支撑着整个行业。

阿成赌了一把,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出口。他用20%的资金进场,陆续在游戏中交易。十天时间,50万美元变成了300万美元,收入终于大幅增加。

玩游戏让玩家赚了钱,游戏公司也通过收取费用赚了很多钱。根据数据平台Token Terminal的数据,Axie Infinity 7月份的总收入超过2亿美元,比一个月前高出近17倍。

那种不合逻辑的野蛮生长,震惊了在币圈暴涨暴跌惯了的阿城。他打了个比方。游戏中,道具是铲子,代币是钉子,玩家用铲子挖钉子,这个过程类似于用挖矿机挖比特币。元概念火的时期,钉子在涨,铲子也在涨。他曾经提前卖过铲子,错过了接下来的十倍增长。提起这件事,他仍然感到深深的懊恼。

因为元宇宙,阿诚的朋友圈多了一个电竞选手。他白天训练,晚上12点才有时间和阿成聊天。临近退役,他手里拿着大赛的一大笔钱,却又担心未来的转型,想找一条人生的出路。袁的连锁游和相关投资成了他的希望。

其他人没有明显的理由就赚了钱。一家名为金科文化的公司在今年九月更名为“汤姆猫”。人们将这个名字与虚拟IP“会说话的汤姆猫”联系在一起,强行将其归类为超宇宙概念股。没多久,“汤姆猫”的股价涨幅超过50%。

一个名为Gravity the studio的品牌开始销售超宇宙虚拟衣服,一套价值数百美元的衣服。虽然没有实体产品,但是用户购买后上传照片,品牌可以使用三个以上的专业软件让他穿上照片中的衣服。简单理解,就是P往上走。在官方账号中,品牌自豪地说,“我们的品牌是为环保而生,是零浪费的梦幻高级定制”。

上个月,IMS (World Show)新媒体事业群宣布推出元宇宙平台“彩虹宇宙”,将在虚拟世界发行35万套房屋,房型13种,价格从8.8到88元不等。虚拟房产供不应求,17万人预约,一套“环海岛”已经炒到99.99万元。11月18日和19日两个交易日,天下秀连续收获涨停。但实际上彩虹宇宙处于“测试阶段”,还没有真正开发出产品。人们都在感慨,要用空气赚钱,比特币哪里比得上超宇宙?

▲照片/电影就绪播放器一张截图

元宇宙还很远。

最近几个月,投资人张淼看了太多与超宇宙有关的项目。

一些房地产公司想开发虚拟房地产,让用户可以用虚拟形象进入商场。以前的学前教育公司,双减后改为做游戏,让孩子通过游戏学习知识,获得乐趣。然而,由于这两项政策,产品并不容易做。在危机中,该公司将产品与元宇宙的概念相结合,用行业报告四处寻找投资者,但它可能会发现一个转折点。一个年轻的创业者在豆瓣“超宇宙”群里发帖,寻找融资机会。他说他想做一个共享游戏机,因为从长远来看,共享游戏机是“连接用户与元宇宙的终端”。

这些项目非常相似——披着元宇宙的皮,其实离真正的元宇宙很远。如果说元宇宙是一座建筑,这些探索就相当于没有砌第一块砖。张淼明白其中的急迫,“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创业者有时候可能会觉得拿到钱会更容易”。

已经有一个成功的案例——胡婷婷是00后宇宙创业者。今年决定创业后,她很快拿到了第一轮百万美元融资。她是北京大学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公司主营业务是做虚拟人。

也是这个月,十几个客户找她谈合作。某家居集团想做虚拟代言人;一个MCN想定制虚拟主播带货;还有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计划打造Metauniverse APP,希望胡婷婷能提供技术方案,为每个用户生成虚拟形象。对方计划这个APP“投资几千万”。

宇宙的热浪已经蔓延到了影视行业。胡婷婷发现,最近冒出来的一系列虚拟人的公司,以前都是做CG影视特效的。最近她在招人。因为经验不足,她和一个学长交流,学长是虚拟社区的。这位学长说人力资源价格上涨,光动漫年薪就达到了150万。

宇宙来临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都怕错过机会。但张淼并不乐观。没有人知道这个夜晚有多长。

1992年,极客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他的科幻小说《雪崩》(Avalanche)中描绘了一个巨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元宇宙,每个人都有一个数字化身,可以超越空的障碍与任何人交流,可以拥有自己的虚拟财产。这被认为是元宇宙的雏形。

近年来,人们在谈论元宇宙时,类比更多的是《Ready Player One》中的绿洲,或者《黑客帝国》中的matrix,它用一个接口将人的大脑连接起来,新的世界可以在我们眼前展开。然而,关于“什么是元宇宙”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定论。

张淼忘不了过去的五年。在这五年里,他见证了VR技术在“VR元年”之后不可思议的衰落。他也看到越来越规范的AI风口依然难以商业化,号称“奠定信任基础”的区块链基本停留在层出不穷的钱链游和各种“空气币”上。

在他看来,Metauniverse更像是一个避难所,因为它足够大,可以接受近年来资本市场的所有挫折。用名为Metauniverse的网打捞可以钓到VR、AR、区块链、5G、云计算、数字双胞胎、AI、NFT、脑机接口等更多科技概念。人们的焦虑、狂热、遗憾、希望都包含在其中。

但如果我们真的建立一个元宇宙,“这将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工程。它需要非常精细的粒度和强大的技术支持。还没有一家公司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现在,在这股热潮中,即使是最有前途的巨头公司也无法跳出自己业务领域在元宇宙中的投影,更何况是没有任何基础和积累的个体创业者。一切尝试无异于“盲人摸象”。

而张淼更多的投资人只认可“基建”项目。“收购英伟达是合乎逻辑的,收购高通也是如此,包括收购一家VR设备制造商。如果是世界上最大的VR设备处理器,并且有技术积累的话,可能也就顺理成章了。但这只是一个非常早期的概念。”

科技作家魏认为,超宇宙在今天只是一个科幻术语,而不是科技术语。互联网大公司纷纷引入Robles,投资Epic,收购国内领先的VR厂商Pico。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宣传过他们宏大的元宇宙叙事,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面对一个概念时期的模糊方向,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而不是直接建造一座宏伟的桥梁”。

泡沫越来越高,但有些人还没尝到超宇宙的甜头,潮水就开始退去了。

据《经济参考报》统计,9月以来,超空间概念板77只股票中,有14只发布了高管或实际控制人减持计划,拟减持股份总数为3.57亿股。截至目前,已完成1项削减,13项仍在进行中。包括汤姆猫在内的超宇宙概念股的股东和高管都有套现的迹象。11月20日,a股超宇宙概念板净卖出36.53亿元。

阿成也打算撤离。他清楚的知道大部分超宇宙连锁游的本质是禀赋板块。行业足够热的时候,“不会那么快倒闭”,但现在,雪崩随时会发生。

仍然高度乐观的是叶先生。在与日常人物对话的当天,几个平台的元宇宙商机已经更新到49条。最新的一个是“就业机会”——“所有和超宇宙有关的公司都开出了百万年薪来抢人”。他建议每个人都要抓住奖金,以后才能体验“超宇宙的世界有多精彩”。一万个还剩下9951个商机。他得慢慢释放他们,会有更多的时间。

▲电影《失控玩家》图/截图

参考资料:

1.经济参考报:元宇宙热蔓延,十余只概念股被抛售减持。

2.财经十一人:元宇宙的收割者走向了极端。

文章为日常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钉钉如何加群(钉钉如何加群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