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于分享网示警:如遇到文章内跳转至别的网站或产生需要交钱,交易等行为,均为诈骗行为,请谨慎对待。对于网上兼职、刷单、刷信誉的就是诈骗!请勿相信。需要提供身份证明、短信验证和短信链接点击都是诈骗! 请不要提供。谨防上当受骗,下载国家反诈APP。

作者:徐兆国

一个

九女塘春波粼粼,枫柳幼羽叶环绕,绿黄相间,点缀棕枝。几个闲人坐在塘埂上,用春泥里新挖的蚯蚓钓着泥水里冒泡的鲤鱼鲫鱼。池塘东南方的一片农田,开满了云英的花,一路紫红色,一直延伸到老街的北面。田地中间有一条两尺宽的路,泥面上嵌着河卵石。不知道有多少脚掌把它们打磨的光秃秃的。从池塘边沿着这条路,先踏过一座石桥。桥下当然有潺潺的小溪,桥头有杨柳。走了一百多步,就到了街边的兰阿姨家门口。她喜欢坐在门前的柳树根下,聊着聊着,身边总有三五个女人。修蓄水池的时候,她在工地当宣传员。她口若悬河的说唱,曾经激励着为天下而战的水利工作者,如今文字依然能感染人,不时引发阵阵笑声,犹如门前流水。这是一条清代的古街,形状为折尺。街道两旁都是木牌楼,楼上住人,楼下各种店铺都是门可罗雀。木筏的门上写着阿拉伯数字。街道宽阔,略带历史感。是石头铺成的街道,光滑如镜。一辆有着深深车辙印的黑墨石独轮车,不禁让人想起昔日的商业旧事。兰大婶家东边的一个小铺子里,程老爹正听着的哑嗓子在收音机里讲胡大海如何英勇地为华帝作战,攻城掠池。他老人家在瓶底戴着厚厚的眼镜,对着外面的行人微笑,心里盘算着自己10%的利润。土著都知道,以前程老爹家拐的地方,有一户人家不是木楼,那是石匠父子的住处。

龙潭河老街(摄影 | 许召国)龙潭老街(摄影|徐兆国)

老石匠原本和族人住在老梅河钱塘江边,因为龙河水库的修,搬到了这条老街。兰阿姨和程老爹对石匠一家心存感激。一个家庭的未来发展是由移民决定的。泥瓦匠们因为做手艺不方便,搬到了偏远的乡村,住在小城镇是泥瓦匠们的追求。兰阿姨在工业宣传队当宣传员,程爸爸在老街和老梅河之间来回拉货。他们在临时仓库和地方有些人缘,如果会说话,会数数,就会给老泥瓦匠操作,让他们在这条老街上安家。

老石匠家有三间房,两个侧箱,中厅是开厅。门朝南,阳光总是明亮地照在院子里。他的大门框是石匠精心凿制的花岗岩拱圈,刻有铜钱图案,一对齐膝高的门枕,正面刻有兰花花,花瓣清晰可辨。院子里的石头铺砌块斜着通向开敞的厅堂,屋檐滴水沟也是石匠做的石槽,让水流顺畅。东厢房的墙上挂着一个白色帆布包,里面有长短粗细不一的凿子,两把锤子,还有一些发刷,是老石匠吃饭的工具。这个院子里有一棵榆树,是一个石匠从湾塘河带来种下的。现在是绿意盎然,繁花似锦,漫天飞雪的榆钱。

榆钱(来源 | 图虫创意)钱(来源|图虫创意)

石匠身材高大,生活简朴,头发花白,戴着眼镜,背驼着,像个“弯弓虾”。他是我们的曾祖父,他的家人应该尊敬他。他不太讨人喜欢。他说:“不管你对我喊得多大声,我还是得自己干活。你既不养我,也不给我过生日,那就叫我石匠吧!”听者哑然,想想也是真的。以后大家都叫他“伟大的石匠”。

在我的记忆中,随着机械化的推进,石匠们只是给一些养殖户切割石条和猪槽。原来,石匠在老梅河的那些年,真的是个“红人”。没有机器的时候,油坊、粉坊、磨坊要有好的磨机,磨齿上下错开。大石匠的独特之处在于,在这些螺旋磨齿上凿出像鱼牙一样的细纹,让磨出来的食物更加细腻。他戴着老花镜,歪着头,面对着亮点,用指甲大小的凿子把这些细牙凿出来,用刷子刷一刷,仔细端详。上下板又要那样咬了。老梅河地区石匠很多,技术好的首屈一指。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油坊的老板雇了一个轿子抬着一个石匠来锻造和研磨它们。石匠也摆上了自己的架子。当时只有县议会以上的人才能坐轿子。给大石匠以礼遇。石匠们以自己为荣,在梅河两岸赫赫有名。这块石头更容易赚钱。工匠不像学者那样高瞻远瞩,聪明地学习。当命运眷顾老太太时,他曾威胁说:“等我兜里没钱了,湾塘河就没水了!”

石匠(来源 | 图虫创意)泥瓦匠(来源|图宠创意)

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赚了不少钱,还带着一箩筐洋钱嫁给了曾祖母。这位曾祖母出生在钱塘江边的桃花坞。桃花坞桃花满,烂漫如红云。我奶奶漂亮的时候,脸蛋圆圆的,瞳孔深情。她在桃林旁采荠菜,掐马兰头,采青蒿,脸上汗流浃背,美得“桃花相映红”。初夏时节,她用旧蓝布染了白鹤的衫袄,蹲在河堤的石港上,洗着纱麻,娉婷玉立。她路过大葱打听她的身材,找她回答的人不在少数。粮库老板姚,有一个在安庆大学堂读书的儿子,心中仰慕他的美貌,暗暗委身于他年幼的祖母。没想到,姚公子被国民政府选为飞行员,个人命运服从国家意志,情人终身未嫁。石匠挣钱不在话下,手艺也对。更何况他身手绝伦,姚公子不知何时归来。石匠在第二年桃花依旧笑东风的时候,把攒下的一箩筐洋钱送到了他奶奶在桃花坞的茅屋里。菊花黄大雁南飞的日子里,一顶大轿子把奶奶颠到了唐婉河的团场,一家香火延续。石匠们继续锤打着老梅河街区磨坊的灰尘,将岁月埋葬在尘封的瓦砾中。丈夫出去挣钱,女方上浆缝补。三年后,女儿金凤出生,五年后,儿子出生。因为她住在湾塘的河边,所以应该叫她大龙。

大龙的诞生给湾塘河边的泥瓦匠们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当时两派斗争尖锐,老美河乌沙乡是两军相遇的地区。虽然战乱频仍,民生萧条,但军民磨量不断增加,泥瓦匠手艺不绝,一家人勉强度日。两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民安居乐业,石匠们用凿子和锤子为老美河两岸的人民敲凿门枕和石条,并制作了凿子和磨子。没有时间歇业了。泥瓦匠依靠自己的巧手,像新社会的春花一样滋润着自己的家园。他们欣欣向荣,令人羡慕。完成工艺工作后,石匠洗去脸上的灰尘,用桃木梳子梳理染色的头发,使线条清晰可见,他把龙扛在肩上。真是“儿子把父亲当马,父亲希望儿子成功”。大龙双手抚摸着石匠的头发,东张西望。石匠抬着大龙来到紫竹林茶馆,要了一盘芝麻面,一盘炒花生,两个炒狮子头,两个梅河粽子,一碗大黄茶。石匠哄着大龙吃了些点心,大龙跑来跑去扭来扭去,自然坐立不安,弄得黑芝麻面满脸都是。马铮,一个茶馆,总是追着他,把他们赶走。桃和栗,只要南山人送到梅河圩去卖,石匠一定要让大龙先尝一尝,大龙就是在这个蜜罐里长大的。

万佛湖东岸(摄影 | 张为)佛湖东岸(摄影|张伟)

所有的富人和穷人家庭都可能养育一个被宠坏的孩子。石匠牵着龙,它自然形成了倔强的性格。八岁时,他搬到这条老街居住。大龙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很快就摸到了东边的龙潭河。夏天的时候,他一天到晚泡在河里,弄得他奶奶心都抽搐了。大龙不走正道。老街小巷狭窄,小巷中间铺着鹅卵石。大龙走小巷回家,但有时爬上别人家院子的女墙,有时走在别人家的窗台屋檐上。中街的王师傅开了一家糖水店,有白切黑切的花生糖,金丝小枣和芝麻饼,羊角饼,各种酥脆香甜,令人垂涎。大龙经常从门槛下爬进来,抓一些这样的糖果,装进自己的口袋。怕人家发现嘴被偷,就爬到房子的木架梁上坐着欣赏,悠闲自得。王师傅听说过,但是抓不到大龙猴一样的人物。他只是把它当成小孩子的厌恶,不去说他。

老街巷道(摄影 | 许召国)老街巷(摄影|徐兆国)

到了大龙该读书的时候,石匠央求在街东观音寺教书的杜老师带大龙去学校上小学。观音寺在老街南四五里的关山栖木上。那是一座孤山,长满了绿雪松,绿萝环绕,有尼姑相伴。尼姑庵不知道在这里度过了多少岁月。解放后,尼姑重建了学校,三五间灰砖黑瓦的教室,一大群高个子矮个子的学生挤在一间教室里看书写字。学校被一片稻田包围着。大龙不能坐冷板凳。他早上在学校学习,中午跑回老街讨饭,下午不上学。他对池塘里的泥鳅和鳗鱼感兴趣。只要水池里有动静,他就能判断出是鳗鱼还是泥鳅。黄鳝的洞穴很长。当它们看到人们惊慌失措时,就会以惊人的速度在洞穴中倒退着行走。大龙撸起袖子拼命干活,顺着山洞翻着泥球。不抓到黄鳝将军,他是不会罢休的。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去学校拿书包,被杜老师抓去背书。他靠在学校的南墙上,磨磨蹭蹭,盯着夕阳,喋喋不休地说着早上看的生本内容。没办法,老师只好叫他回去,于是他把书倒在课桌上,用书包背了一袋天水荡的鳝鱼泥鳅回家。

杜先生回家后,把大龙不认真读书的事告诉了石匠。石匠当然知道儿子的“酒底”,只好用雪花挠头发,显得很无奈,很难驯服他!

最后,大龙读完了小学。他的头脑相当聪明,他能阅读一些单词。十六岁的人,老石匠让他学手艺,但怕师傅拘束,只好作罢。说到文化大革命,当权派被推翻了。公社书记是我们自己家的。在造反派折磨他的时候,毛公台对危难中的大臣给予了细心的照顾和局部的保护,经常在饭碗里埋一块肥肉或咸鱼,端给大臣吃。人要有眼光,然后到了最后,当权派继续掌权,想着被太爷和老奶奶打倒了还要照顾。他已经对这个头顶一个字的家庭有了部分的认可,所以一心要还债。

乡村公社大院(摄影 | 束文杰)公社大院(摄影|舒)

老石匠们经常让站在店里的程神父开后门买东海烟,去街南端的公社和他的秘书聊天。“备战备荒”,三线工厂驻扎在西南山区,公社有权推荐进步青年入厂当工人。如果能进工厂,就有饭吃,有衣穿,有饭碗。可是当地的书记张,他们都给自己的子侄弄了这个铁饭碗,送到厂里。有的锅炉甚至烧不起来,三线厂领导有意见。张书记声称地方上只有这样的人才,为了不影响军民关系,他们保持沉默。老书记要为家人尽一份力,和武装部王部长一起,让大龙报名参军,穿上绿军装,大龙的命运或许就能扭转。

大龙和他的新兵被绿皮火车送到镇江的军营。经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大龙掌握了一些战斗常识。考核合格后下了连队,大龙被分配到部队农场养猪养鱼。回到家,大龙看到了敞厅墙上的年画中的杨子荣和郭建光,他们带着一种蔑视敌人的豪情,深入敌人的巢穴。他们是他内心钦佩的革命英雄。他以为自己去了部队,就要在战场上杀敌,做一个经常在电台播报的英雄。现在处理猪和鱼的时候,突然很迷茫。在他们面前,他们只能是一条大龙,恐怕连个兵都算不上。当然,他们的思想并不顺畅。这个农场的负责人叫焦,是团里老后勤部队的长辈。老焦上过抗美援朝战场,没什么文化。他能克服革命工作中的一切困难,坚守一颗赤子之心。其他干部都不愿意来农场,老焦说只要部队建好了,哪里都可以工作。高玉宝从小就给地主养猪。现在学生课本上不是还有他的光辉事迹吗?大龙等几个兵来了,怕有困难,焦科长就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我们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养猪养鱼是为了改善干部战士的生活,让他们有强健的体魄。美帝苏修永远不会死,后勤保障会很好。一旦未来战争打响,我们的指战员虎豹将沉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年轻的同志们,不要想太多。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的人民军队有着开荒种地的光荣传统。王镇将军的359旅收复了南泥湾,是大生产运动的典范;张思德同志为革命烧炭的牺牲也载入史册。希望大家都能做一个纯粹的人,做一个高尚的人,做一个脱离庸俗趣味的人!”年轻人看着鲜红的帽徽和领章,听着焦局长的一番话,以为来了就平安了。焦局长的团级干部都跟猪和鱼在一起,那还能叫新兵蛋子?大家穿上军装白大褂,真诚地为猪鱼服务。

镇江(来源 | 图虫创意)镇江(来源|图宠创意)

因为是新兵,大龙在这些工作上还是很努力的。一周后,焦科长找大龙谈话:“大龙,我从新兵档案上知道你家住在梅河、龙潭河边,你知道近水的鱼的本性。你一定很了解水里这些鱼的特点。我特地请你来这里,你要出人头地!”大龙在这个老革命面前不敢大声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这老焦上过战场,有血性。他常常回忆起朝鲜战场上隆隆的炮声;劝说美国鬼子投降的外国口音;他背着一袋土豆爬到高地上,机枪子弹“嗖”的一声,他像乌龟一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带着满意的表情告诉年轻的士兵。如今战争的炮声年年不响,老科长沉迷于下棋,在四方棋盘的楚汉圈子里来来往往,算计争斗以求安逸。上午喂完猪喂完鱼,下午焦科长会找战士下棋。这些士兵大多不会下棋,有两个连名字都写不好。大龙从小住在老街,经常在公社、合作社、粮库、粮站等单位跑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那里有人闲着没事就下棋,大龙一看就知道。有时候球员被叫走,大龙就来顶场。关键是玩家有兴趣,大龙是陪练。老科长太优雅了,只有大龙能陪他敲棋子。老焦发现大龙心思挺灵,开始步步为营,守营,争棋子,不敢轻举妄动,经常被焦科长打趴下。时间久了,大龙的棋艺逐渐提高,能够设局诱捕科长的“车马”,科长却无法自如抗衡。最终大龙三场比赛两次拿下科长。但大龙也懂得谦让,经常让科长沉迷于破坏一辆“车”或一把“枪”,假装不知道,让科长有一种大有技巧的满足感,老科长脸上洋溢着自得。有一次,团里一场象棋比赛,大龙和老科长一路。最后,他们在争夺王冠的狭窄道路上相遇。大龙也给老科长的白发戴上了这顶皇冠,后勤队获得了团体冠军。于是团里的人都知道大龙在农场下棋下得好,向军部推荐参加新年的棋赛。看到大龙工作努力,是象棋骨干,老科长找他谈话,让他写入党申请书,培养他入党。

象棋(来源 | 图虫创意)象棋(来源|图宠创意)

今年夏天,镇江遭遇连阴雨,养殖场的鱼都白了,也不知什么原因死了。卫生组的医生们发现了许多杀死病毒的化学物质,但他们无法遏制这种尴尬。焦局长情急之下,在鱼塘边转悠,抽了十几包“团结”牌香烟。大龙小时候很调皮。他曾经在大观堂里看人家撒石灰浆,说可以治鱼病。这时我想起来了,告诉焦科长,焦科长让团领导用军车拉两车生石灰,让战士们稀释后倒进池塘里。或许“一个倒霉的医生治的是头,一个幸运的医生看的是病的尾巴。”真的管用。两天后,鱼塘风平浪静。焦科长一大早就穿上军装,围着十几个大鱼塘走了一圈。他高兴极了,真的很佩服大龙。

科长焦去共青团政治部报大龙三等功。共青团政治部主任上次看大龙下棋,现在为部队挽回巨大损失,同意申报。今年下半年,大龙立了三等功,吸引他成为预备党员。这是双喜临门。

光荣人家(来源 | 网络图片)光荣的人(来源|网络图片)

大龙参军后,老石匠院的门楼上有一块“光荣家族”的红色塑料匾,门楼自然有三尺高。腊月的一天,老石匠在家给胜利生产队挖猪槽。锣鼓喧天。王部长送来立功喜讯,告诉他大龙已经成为预备党员了。老石匠弓着的腰伸得很长。他以为大龙长大了,长高了。

挥霍

邻里议论纷纷。大龙现在入党了,以后可能还会升职。人们急切地等待着他穿着有四个口袋的绿色军装归来。所以街道党组会议、基层民兵会议、领导小组会议都要求老泥瓦匠列席。大龙也回信说焦总很喜欢他,很看重他,很培养他。老石匠当年想坐轿子,就是为了有钱光鲜,也不为自己今天的参政感到骄傲。泥瓦匠们常常捧着一把紫砂茶壶,把茶放得更重,在香烟缭绕、雾气升腾的会场喝着他的浓茶,认真地听着这个那个。会议上充满了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泥瓦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边吴队长的女儿红艳,是个19岁的姑娘。瓜子脸盘着,天生卷发,粉脸颊,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明亮的杏仁,看得见的人影。瘦弱的身影,走着走着,是二月风中的柳树,出奇的清新柔和。她是王部长的远房表妹。小学毕业后,她在河堤上跟潘师傅学裁缝。她当了三年老师,缝现有的裤子,补裤子,手艺灵巧。不晒太阳,短袖外套显瘦胳膊,白的像夏天的莲藕。那时候裁缝很少,是个高雅的职业。上世纪80年代,我们在吴不理举办缝纫培训班,每天在电台做广告,普及缝纫技术。一般村姑都是裁缝。红艳在他们之前学过手艺,肯定是个物以稀为贵的姑娘。她想找个好人家。王部长和石匠都熟悉,现在这条龙有了这样的进步。应该说把红岩介绍给他是有前景的。王部长把这事告诉了石匠,别人又告诉了他媳妇。当然,他踩着两块豆腐踮起脚尖。让中学生用笔把大龙在部队的地址抄给红岩,让他们先互相交流,建立感情基础。大龙探亲回来后,定下这门亲事也在情理之中。

(来源 | 图虫创意)(来源|图虫创意)

红岩给大龙写过几封信,大龙用杜老师教的字和笔法给红岩回信。信的内容很简单,不外乎介绍农业生产、军队生活和家庭人物。总之,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那几天肯定没有甜言蜜语,因为他们还是陌生人。

又是一年秋天,大龙探亲回来。石匠太公摆了一桌十花十碗,请了老书记、王部长、大队革委会成员、吴队长父女、街上铁匠吴。非常热闹。兰大娘和几个女人给她伸头缩脖子,好几次路过石匠的门口,不是想讨杯酒喝,而是想看看卷发美女红艳。抓住机会,不断探索这个邻居的未来。幸好红颜平时都是演女孩子的,不然老街几个女人的肚子都装不下油了,及时传播可能的隐私。大龙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帽徽和衣领都是鲜红的,脸比两年前红了一点。他只好给在座的领导敬了一支“姑苏”烟,陪大家喝了桌上82分钱的龙树大曲。他唯一的改变就是把“我们”简称为“我们”。官员官僚,军人转业,老书记不认同。他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大龙没有说“我们在部队养猪养鱼”,这似乎与解放军战士的浩然之气不符。我们家乡人当时的愿景:你们解放军战士要像雷锋一样,能开车,能给有需要的大嫂买票;如果任何一座桥上有敌人的工事,就要像董存瑞一样,学会拿着炸药包,拉着导火索,看着正在走向胜利的战友;就像黄继光一样,敢扑向机枪…解放军是勇敢牺牲、无所畏惧的代名词。你养猪养鱼,老船长桥头张就是这么干的。他老了,也有点浑,在制作组工作。解放军战士不应该那样,大龙也不应该那样。而王大臣则是当面包办了鸿雁和大龙的婚事。问鸿雁大臣有何指教,她羞得满脸通红,眉毛低低的,不敢抬头看大家。今天,除了郎之外,没有其他官员出席会议。她胆小如鼠,站起来听父亲说话。看到大龙红颜白嫩,婀娜柔嫩,心里欢喜。老石匠和吴队长喝了一杯,约定明天带大龙去拜访公婆翁木。老书记告诉大龙,要紧跟革命形势,握紧手中的枪,听党的话,做一个无产阶级的好战士。希望亲戚好,邻居好。他们真的希望大龙四夹克回来。那个地方多了一个人才,做事情就方便多了。

“姑苏”烟(来源 | 中国收藏热线)“姑苏”香烟(来源|中国收藏热线)

石匠把大龙带到红岩家,老队长叫河东大队干部陪着新女婿。自然,这是一种热情。红燕给大龙做了两双京味灯芯绒布鞋,放了两双鞋垫,在脚的腰部绣了一颗红色的五星,光彩夺目。大龙答应回部队给红岩买一块“苏州”女表,老石匠答应给未来的媳妇买一台“蝴蝶”缝纫机。半个月后,鸿雁背着大龙的灰色长款旅行包,上面印着白色的南京长江大桥图案,一前一后沿着龙潭河路,带着大龙到九景站上车归队。回来的路上,红岩失魂落魄。这姑娘心中有情人,一日离别,望秋水。她一路走着,然后在下午回到吴的家。

大龙回到部队,和科长焦上午养猪喂鱼,下午看报下棋。农场效益显著,被团里评为红旗单位。焦科长越干越自信。一个多月后,团部突然宣布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除了夜间站岗,还增加了武装巡逻。共青团政治部要么开干部大会,要么开战士代表大会,整天研究政治,隐晦地批评某人抛出的“五·七一”工程总结,与中央不一致。会议结束时,口号响亮,表达了听党安排的坚定决心。指战员们认为中苏关系紧张,战争一触即发。这是战前的意识形态宣传。除了参加集体学习,大家还进行了各自岗位的专业培训,做好了各种准备。就这样,又一个月过去了,一天早上,一声军号让全团指战员紧急结合。在偌大的操场上,一千多人没有掉队,以连队级别呈正方形站在操场上。团长宣读中央军委密电,宣布一个多月前有人乘飞机逃到温都尔汗,被消灭。充满了敬畏,每个人的心都炸了一个霹雳。但这是事实。军队里有笑话吗?只执行命令,没人敢乱说。下半年,大龙和焦长官一边精心养猪喂鱼,一边投入到批判“汉奸”的政治任务中。在猪圈墙上,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用白纸写批判稿和决议,还抄党报的社论贴在上面。

温都尔汗坠机事件(来源 | 资料图片)温杜汉坠机(来源|资料图片)

第二年春天,一个春天的下午,又是一次召集全团指战员的大会。师首长宣布大规模裁员的命令,一卡掉,全团就东、西、北、南。团政委要求大家不带任何负面情绪,服从命令,听党的安排,发扬部队各行各业的光荣传统,生根发芽,再立新功。命令一出,台下哭声一片,一下子就要告别草绿色,所有人都无法接受,我们热爱国防,热爱军营,热爱指战员之间的海洋深处,但在这温暖的春日里,阳光却让人的心像冰一样冷。

回到农场,焦队长带着大龙等战士哭了。那一夜,他彻夜未眠,围着鱼塘转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抚摸着圈里休息的小猪,抽着烟,看着月光下鱼塘的水面蒙上了一层轻纱,听着灯光下猪圈里阵阵的鼾声。老科长又落泪了,大龙在静谧的月光下陪着他,他的身影紧紧相连。

鱼塘(来源 | 图虫创意)鱼塘(来源|图宠创意)

这种减少伴随着优越的条件,军队要求地方妥善安置复员军人。通俗地说,就是厂矿、企业、机关单位要主动接收他们,给他们安排工作。农村兵,这回也有机会拿上层铁饭碗了。

大龙告别营房前,和野战部的干部战士喝了几杯,和老科长棋逢对手下了几盘棋。大龙感激焦科长。现在他能不能说再见还没有定论。军营不是铁做的,兵从五湖四海流过来。也可以坐团部的大巴去市区参观购物。大龙从自己的退休津贴里拿出45块钱,给红岩买了一块女式“苏州”手表,黑色塑料表带,优雅的镀金表壳,都放在精致的纸质包装盒里。

“苏州”手表(来源 | 中国收藏热线)“苏州”手表(来源|中国收藏热线)

三月紫云英开,石匠公院里的钱又飞了。大龙带着旅行包和被子回到了老街大院。当然,他的外套还有两个口袋。铁匠和杜老师,他们为大龙的好机会只开花不结果感到惋惜。但人们并没有太关注大龙从县安置办退休,上班领工资的通知。

上班的时候,部队给了政策。走后,焦科长叫自己的兵尽量去当地找人找个理想的工作。大龙一直记在心里。大龙从部队回来,去看望老书记和王部长,给他们每人带了一根“前门”烟。因为他是他的家人和亲戚,他从来没有拉拢干部的嫌疑。这两位干部询问了大龙的安置情况,按照政策推荐大龙去粮食站买卖畜禽奶蛋。计划经济时代,粮食匮乏。这个菜站是后台干部子女、亲戚子女趋之若鹜的国企单位。当然还有很多像大龙这样的复员退伍军人,甚至有的干部挤进去弄个站长当当,在当时也是很体面的。公社书记是匹马,是个老党员。没费多大劲,大龙就被安排到二十里外的莲花食品站当了工人。

食品站(摄影 | 束文杰)美食驿站(摄影|舒)

红颜戴着大龙买的手表,白皙的手臂上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那时候女人都戴手表,中学有两个女老师,还有一个女老师在上海和知青谈恋爱,正在计划她的买表计划。公社主任潘部长下乡掌握时间,还把头靠在王部长手腕上。部长有一支军队送来的荧光手表,可以在黑暗中报时。整个公社是如此神秘。现在这个未婚夫是国营站的工人。他是一个杰出的人,老船长的家庭有一张辉煌的脸。感谢上帝生了这么一个拔尖的女儿。红颜说三天上街一次,有时在未来的家里喝碗茶,有时曾祖母让她吃顿饭。红燕很自然的走进门,扫地擦桌子,选菜洗衣服,收拾东西,一切都有条不紊。兰阿姨不停地夸她。今年九月,下了一场初雪,雪开始飘落后,龙潭河一片白茫茫,雪地里的人在无边的阳光下眯着眼。石匠家和大隆新房的门上,贴着“千年鱼水和谐,兰芝永荣”和“携手革命伙伴,携有志青年”的大红对联。鸿雁终于走进这扇门,纱灯高照,红烛跳跃。

(来源 | 图虫创意)(来源|图虫创意)

红岩来到这条老街,石匠们自然过上了正常的生活。石匠依然用凿子敲打着冰冷的石头,已经磨掉了多少无情的岁月。

石匠和他儿子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听下一期!

作者:许召国运营:束文杰编辑:束文杰制作:町甽融媒体工作室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塝怎么读(snow怎么读)一个二三挥霍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